您的位置 : 小说> 书库> > 惟愿吾妻共白头
惟愿吾妻共白头连载中

惟愿吾妻共白头

来源:网络作者:眉上风止标签:武装机甲,中篇耽美,主角:薛暮蝉祁澹

薛暮蝉祁澹是小说名字叫《惟愿吾妻共白头》里的主角,本小说的作者是眉上风止,小说主要的讲的是:正想着,里屋便传来了祁澹的声音,薛暮蝉指了指里屋,又指了指自己的伤口,对着大夫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。若是祁澹知道,必定不会用药的。“夫人放心,此事在下定会守口如瓶。”说着担忧地目送着薛暮蝉进了里屋,转身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说着大夫的声音愈发轻微下去,“只如今,此法恐有伤胎儿。”

在一刻钟前,他刚替薛暮蝉诊出了喜脉。

薛暮蝉面上的喜意顿时消了大半,双手情不自禁地抚上了小腹,方才她还为这个孩子而欣喜,如今……

许是没缘分。

薛暮蝉丝毫没有犹豫,纤细的手腕就这般摆在了宋大夫的面前。

宋大夫到底还是以祁澹为重的,哪怕对薛暮蝉有些许的怜悯,此刻也还是利落的拿起了利刃,在薛暮蝉手腕上划出了一个伤口,取了约莫小半碗血。

然而下一刻,他的面上多了惊恐之色。

“夫人你……”那血竟是无论如何也止不住。

薛暮蝉脸上却是没有意外。

她自小便体质特殊,伤口极难愈合,一个小小的伤口都可能要了她的命。

在大夫惊恐的神色中,薛暮蝉咬着牙接过纱布,一圈一圈的缠绕着伤口。

祁澹不喜血腥味。

正想着,里屋便传来了祁澹的声音,薛暮蝉指了指里屋,又指了指自己的伤口,对着大夫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。

若是祁澹知道,必定不会用药的。

“夫人放心,此事在下定会守口如瓶。”说着担忧地目送着薛暮蝉进了里屋,转身叹了口气去熬药。

薛暮蝉匆忙间遮好了伤口才敢进门,见里头祁澹刚起身,熟门熟路的取了架子上的衣裳。

她是祁澹的夫人,却又更像是他的丫鬟。

每日里祁澹总是有各种各样的法子折腾她,譬如此刻,刚刚打来的热水被祁澹连盆掀翻在地。

“方才本将叫了你三回你才进来。”

「是有事耽搁了。」

薛暮蝉抬起手比划,可祁澹看也不看就撇开眼去。

“说了本将看不懂,往后莫要在本将面前比划,瞧着碍眼。”

薛暮蝉的手顿了顿,祁澹不是第一次这样说,可她分明瞧见过他与府中有哑疾的下人说话,虽然只是远远地瞧着,可她直觉祁澹是能看懂的。

况且,不论是真的看不懂,还是单纯不想看她,薛暮蝉除了继续比划,也别无他法。

祁澹面上满是嘲讽,“怎么,在外头想着如何算计本将?”

想到当初自己竟是被这个女人算计了,祁澹的脸色愈发不好。

一个哑巴妻子,无异于是他人生中最大的污点,甚至于比他的腿都更难以令他接受。

薛暮蝉抿紧了唇,重新打了水拧了帕子给他洁面,却又被一手打翻。

这回祁澹的力道加重了一些,恰好打在了她的伤口处。

忽然的疼痛让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,眼眶一红。

“嗤。”祁澹轻蔑地看了她一眼,“觉得委屈了?”

薛暮蝉将痛感忍了过去,轻轻的摇摇头。

“也是,一个大庭广众之下爬床的**胚子,有什么好委屈的,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。”

祁澹只要一想起那日的场景,胸口便是一阵恶心。

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会被人捉奸在床,还是在即将迎娶心上人的前夕。